猫布

遇见过,喜欢过,足够了。

每当喝酒的时候,我总会想起北岛的那句诗,“如今我们深夜饮酒,杯子碰到一起,都是梦破碎的声音。”


没有梦的人杯子碰到一起是什么声音?


我懒得去想


只是偶尔认为,作为一个酒鬼,应当有勇气承认自己是个酒鬼。


可惜我不是酒鬼


因为我从未喝醉


因为我的梦还未破碎。


评论

热度(8)